-菲戈被拒绝当巴萨元老「被遗忘的成就与毁灭菲戈在巴萨的日子」

菲戈被拒绝当巴萨元老「被遗忘的成就与毁灭菲戈在巴萨的日子」

“哭泣吧白衣军团。让我们来庆贺冠军!”

路易斯·菲戈站在圣豪梅广场的加泰罗尼亚政府宫阳台上的醒目位置,他激情澎湃地呐喊着,享受着巴塞罗那人的欢呼。1998年4月末,巴塞罗那在11天内接连夺得联赛和西班牙国王杯双料冠军。在球迷们崇拜的目光中,加泰罗尼亚的新王者完成了他的登基仪式。菲戈是巴萨队长,而从此刻开始,他就是高迪之城的足球领袖。

跟随克鲁伊夫的脚步,菲戈被加泰罗尼亚人接受并融入其中,他已经被这个狂热的地方所吸引,并成为他们之中的一份子。虽然不是生于加泰罗尼亚,但菲戈被认为是属于这里的。

然而在两年之内,人们无尽的爱和崇拜,就变成了强烈深刻的憎恨。

关于巴萨对菲戈的谩骂抨击,以及2000年夏天菲戈转会皇马的变幻迷局,已经有了许许多多的说法和报道,那次转会已经在很大程度上抹杀了菲戈作为巴萨球员的形象。

当谈起菲戈时,你脑海中出现的第一印象,基本上就是他身穿皇马球衣的模样。不过在伯纳乌那艘星光熠熠的“”银河战舰“”里,菲戈仅仅是一个配角——毕竟,他的身边还有齐达内、劳尔和罗纳尔多,但在诺坎普,他是那里绝对的王牌。

正当菲戈将被巴萨球迷封圣时,他却背叛了他们。于是,葡萄牙人在诺坎普度过的时光和所取得的成就,都被从历史记录上抹去,不复存在。但他离开所造成的痛苦,更确切地说是他转会之处所带来的痛苦,依然存在。

菲戈曾经在巴萨得到狂热的崇拜。对他的那种深刻喜爱,仍然让巴萨球迷们相当不爽。在他们眼中,菲戈背叛了巴塞罗那。他将永远不会得到原谅。

菲戈身穿巴萨红蓝间条衫的模样,现在已经扭曲失真,就好像隔着磨砂玻璃看,又或者是感官的海市蜃楼。尽管菲戈在从诺坎普到伯纳乌的那场争议性转会中并不是唯一对象,但对于诸如劳德鲁普这样的人来说,这种视觉感触就不一定适用了。劳德鲁普在某种程度上仍是巴萨而非皇马的一员,尽管他在代表皇马重返诺坎普时也遭到了羞辱。

劳德鲁普离开巴萨后一年,菲戈于1995年低调加盟。里斯本竞技仅收了220万欧元的转会费就放行菲戈。他原本打算转会到意甲,并与尤文图斯和帕尔马都签下了争议性的预先合同条款。

克鲁伊夫执掌教鞭的最后一个赛季,菲戈得到时间和空间来适应他的新环境,他要跟极具天赋但即将离开的球员一起在诺坎普踢球,包括格奥尔基·哈吉和何塞·马里亚·巴克罗,还有球技出色但伤病缠身的罗伯特·普罗辛内斯基。

巴萨最终在那个赛季取得了西甲联赛第三名,在国王杯决赛中不敌双冠王马德里竞技,又在联盟杯半决赛小败于拜仁慕尼黑,这也导致了克鲁伊夫的下课。不过这更多是因为主帅与俱乐部主席之间的权力斗争,而非赛场失利。

在后克鲁伊夫时代,随着其他球员的淡出,菲戈逐渐崛起并取得成功。如果不算集体荣耀,至少1995-1996赛季对菲戈个人来说收获颇丰。他第一次参加国家德比,就在伯纳乌取得一分,当晚恩里克坐镇皇马中场。回到诺坎普的第二回合中,巴塞罗那3比0击败皇马,菲戈为球队在下半场打入关键的第二粒进球。

1996年欧洲杯推高了菲戈的盛名。作为葡萄牙的“黄金一代”,菲戈与鲁伊·科斯塔、若奥·平托一同,踢出了古利特赞赏的“性感足球”。这三位天才球员一同赢得了1991年世界青年锦标赛的冠军,队内的核心球员参加过1989年U16世界杯,在半决赛不敌苏格兰。

1996年欧洲杯上,葡萄牙队在与捷克的四分之一决赛中遭遇意外失利,菲戈也在之后的一系列国际赛事中接连遭遇失败,但他的俱乐部生涯即将迎来辉煌未来。

博比·罗布森作为克鲁伊夫的继任者,接过巴萨主教练一职,之后一批新球员也陆续到来,包括皇马的恩里克,PSV的罗纳尔多,罗布森前东家波尔图的维托尔·巴亚,还有在帕尔马踢了一年后再次回到诺坎普的赫里斯托·斯托伊奇科夫。

经历了前一年的内乱,球队焕发新生,在1996-1997赛季拥有了一个美妙开局,有时还有着招人喜爱的朴素劲儿。虽然他们在争夺西甲锦标的过程中总是落后皇马一步,但在这个过程中让他们的对手感受到了久违的压力。最终卡佩罗的球队获得了冠军,但巴萨也仅仅落后两分而已。

联赛中遭遇失利,国内外两线杯赛上却取得了成功。巴萨在鹿特丹击败了巴黎圣日耳曼,夺得欧洲冠军,又在伯纳乌戏剧性地赢得了西班牙国王杯,巴萨在两度落后的情况下,通过加时赛击败了皇家贝蒂斯。菲戈梅开二度,并贡献了致胜一球。

尽管在1996-97赛季取得了成功和承诺,改变仍然发生了。罗布森不得不退居之后,给范加尔让位。而在不可抗力的影响下,巴萨不得已将罗纳尔多折现,他转会前往了国际米兰。

当尘埃落定之际,菲戈再一次留在了中场的重要位置上。他得到了球迷越来越多的崇敬,自我价值不断增加。由于战术组织的明显缺点和防守端的压缩,罗布森在诺坎普被边缘化。在97赛季仅次于皇马、取得联赛第二的所有比赛中,罗布森率领的巴萨取得了102粒进球,48个失球。

不到一年的时间,菲戈就站在了加泰罗尼亚政府宫的阳台上,作为双料冠军球队的队长。里瓦尔多现在成为了他在足球美学上的搭档,直到范加尔的到来,给足球美学又加上了一些花样。

这支巴萨不像1997年的那支一样自由灵动,比罗布森的球队少了24粒进球,却多丢了8球,但他们更讲究实效,这让他们轻松夺得了西甲冠军,在梅斯塔拉卫冕了国王杯,那晚他们最终进入点球大战,以一球险胜10人应战的皇家马洛卡。

如以往一般,政治议题渗入了诺坎普球场之中。在巴萨成立一百周年之际,巴萨卫冕了西甲冠军,这只是他们最低的目标。不过俱乐部管理层相当自信,期望球队能参加在西班牙本土举办的欧冠决赛,然而巴萨在小组赛阶段就遭遇了淘汰。

在目睹了葡萄牙国家队未能进入1998年世界杯决赛圈的失利后,到1999年夏天,菲戈隐约感到自己缺乏权威。他感受到了古雷斯们(即巴萨球迷)对他的崇拜和爱戴,但觉得俱乐部对他的赏识不够。他想站在最崇高的位置上,他想得到对他才能的更广泛认可。有报道称,菲戈想在巴塞罗那达成这个想法,在这个他已经当成自有物的俱乐部和城市之中。

菲戈在诺坎普的最后一个赛季充满了内部斗争,不论是针对他个人还是在整个俱乐部层面。范加尔入主后带来了一批荷兰球员,球队分裂就出现了。范加尔执教巴萨的第一年,路德·赫斯普、米歇尔·雷齐格、弗兰克和罗纳德·德波尔、菲利普·科库、岑登、温斯顿·博加德和帕特里克·克鲁伊维特等人陆续加盟。范加尔还与里瓦尔多就场上的位置发生了激烈的争吵。

整个1999-2000赛季,菲戈在怨气重重之中依然表现出色。国内赛场上,巴塞罗那未能赶走笼罩的乌云,拉科鲁尼亚则获得了队史第一个西甲联赛冠军。但在欧洲赛场上,巴萨有所起色。欧冠赛事的周期性非常适合国内联赛发挥不佳的俱乐部。在轻松闯过欧冠两个阶段的小组赛后,他们还在与切尔西的四分之一决赛第二回合中上演了惊天逆转。

由于在四分之一决赛的主客场比赛中都收获了一张黄牌,在梅斯塔拉球场与瓦伦西亚的半决赛第一回合中,菲戈不得不休战缺席,但他仍是巴萨晋级的大功臣。然而在梅斯塔拉的那晚,可以说让他的整个职业生涯道路从此改变了方向。

菲戈在看台上,目睹了队友们被赫克托·库珀的球队打得连连败退。1-4的比分就像是加泰罗尼亚人前进路上的一座大山,想要在欧冠决赛上演西班牙德比的希望也被现实撕碎。

不过,回到诺坎普,菲戈再一次被巴萨球迷寄予厚望。但由于差距太大,巴萨在比赛中全面崩盘。这也是最后一次,菲戈作为巴塞罗那球员进入诺坎普球场。

2000年欧洲杯相当火热,菲戈帮助葡萄牙队进入了半决赛,紧接着是一个爆炸性新闻:弗洛伦蒂诺·佩雷斯出乎意料地赢得了皇马主席选举,并随后开始履行他的竞选承诺,出资准备收购菲戈。

27岁的菲戈正在巅峰时期,而这件不可想象的事情就这样发生了。菲戈不仅成为了全球最贵的足球运动员,他还跨过了足球场上最易变化的分歧。他不仅在苦斗的足球对手之间转会,还从意识形态上转变,从寻求独立的加泰罗尼亚地区,去到了集权的中心位置。他敢于离开不是问题,他转会去的地方才是问题。巴塞罗那的英雄,队长,旗手,居然转而为他们的死敌效力。

每次回到诺坎普,菲戈都要面对人们满腔的怨恨,还有向他丢来的猪头和画有他头像的搞笑钱币。2015年欧冠决赛前,巴塞罗那还主动要求欧足联,将菲戈从巴萨-尤文图斯联合组成的最佳11人名单中剔除。距离那场臭名昭著的转会已经过去了17年,但它带来的伤痛仍然挥之不去。

这是因为,菲戈对于“红蓝军团”来说意义如此重大,他的举动给巴萨造成了非常深的伤害,时至今日,他身穿巴萨球衣的照片看起来就像是一场梦。范加尔2000年夏天如预期一般离开巴萨时,人们原本期待菲戈能够卷土重来,带领巴萨向未来前进。然而,他却制造了一场更大的风暴——加盟皇马。

(翻译:黄璨)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